zz一个座位引发的血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6年08月31日12:42:25 星期四)

昨天在西十二,三个中国藉男子因为抢座位而引发血案。高校里虽时不时有血案,但因为抢自习室的座位而引发血案,倒是稀奇。
别的学校有情杀的,我们学校女生虽然少,但也没听说有男生因为争夺女生而引发血案,可见华工的座位比女生还稀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食物不够才会出现人相食,位子不够才会刀剑相向。
曾经号称亚洲第一大的教学楼,怎么就不够位子呢?在于华工学生本来就多,到了暑假外来的人又多。后勤为了省电还只开了几个教室。据说此次的三名剑客都是外来的,于华工是扯不上关系的,至于“橘生淮北则为橘,生淮南
则为枳”,实则欲加之罪,何窜无词。

华工的学生早有驱逐外校学生之意。高考的时候,好不容易考了上来,还要每年交高额的学费,才能进这所大学读书,现在倒好,被一群不知哪来的学生把位子占了,如此这般鸠占雀巢,显然让人不爽。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貌似鲁迅说过,中国的事情,不流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现在终于流血了,是否就能解决问题呢?
去年附中学生撞死了本校的研究生,于是群情激愤。而这次偏偏当事人中没有本校的学生,也就少了些激愤但是邻居到我家院子里打架,终究也是不对的就跟当年日本跟俄国在东北打架是不对的一样于是大家又重提要驱逐外校了

一直以来,都有人要驱逐外校的但是学校一直无动于衷在于学校的教学楼是后勤管的而后勤是一个盈利机构,是不是华工的学生于它而言是没有区别的,所以学校的饭堂是对外开放的,自习室也是对外开放的。我们要求后勤不让外校进自习室,这不是让后勤自断钱路吗,与虎谋皮。虽然后勤名义上也是我们华中科技大学的,但……就像中国藉的妓女,虽然名义上也是中国人,但你总不能让她不做日本人的生意,所以我们没法子让后勤不让外校来华工上自习,如果不让外校来华工上自习,会少多少人到饭堂吃饭呢?

为了找到驱逐外校的理由,之前就有不少人说外校的人素质怎么怎么地低,怎么地扰乱华工的环境。就像在广东的时候,总是说外省来的民工怎么怎么着。也曾听某教授论证过,流动人口犯罪率为什么高。想来也是有道理。

其实我以为,根本不需要找理由,“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总不能自己没位子上自习,还让外校来上自习吧。所以驱逐外校是理所当然的。总不能用我们学费建的教学楼,自己不能去上自习,反倒让别人去上了。就像香港怕大陆人影响当地的稳定,所以不轻易让大陆人过去生活。据说财大在位子紧张的时候,就曾经查学生证。

当然也会有人不同意驱逐外校的,我想有两种人。一类是不上自习的人,慷他人之慨,反正自己不去上自习,没位子关他什么事了,就充一下好人吧。另一种就是有同学从外校来上自习的人。据我所说,相当多到华工上自习的人,都是在华工有同学,华工的同学帮忙联系住的地方,及安排其他的。为了一己之私,他们当然就不想驱逐外来的了。就像汉奸,当外国的侵略有益于他们,所以就欢迎外来侵略了。

如果要驱逐外校,当然是要采取行动的,当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查学生证之类的了,这时候就会有“假革命”分子出现了,不想承担这个代价,于是你说要驱逐外校,他同意,但是无论你提出什么措施,他都不同意。何况本来就还有不想驱逐外校的“反革命”,所以对于驱逐外校的措施工就迟迟不能达成共识。其实就华工的情况来说,就算学生之间达成了共识,学校也未必会理全。

如果是自己家的院子,让邻居给占了,显然会豪不犹豫地采取行动,但是这学校大了,人多了,每个人负担的责任就少了,行动就犹豫了,何况,学生中也没几人敢认为自己是学校的主人,只是希望学校能收了钱之后提供好点的服务。希望自己的地位能略高于外校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