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公路骑行 – (4) 没事,慢慢骑呗

早上雾气还没有退去

它们俩在后面穷追不设,我拼命蹬着车试图甩掉它们,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坡让加速行驶的事情变得无比困难,万幸的是我居然在恐惧心理的驱使下速度还是加起来了,这件事终于让我相信在极端的情况下人还是可以发挥出无限潜能的,不过在那个紧张的状态,根本没有空去想这些无聊的话题,身体所有的血液和能量都集中在两条腿上,除了蹬踏车子之外只有心脏在猛烈的跳动,似乎所有其他的生理机能都是多[……]

Read more

中缅公路骑行 – (3) 逃离古镇

喜洲粑粑

喜洲粑粑还蛮好吃很顶肚子,这些像既发面饼又有像披萨的粑粑放在一米左右直径的大铁盘子里,被厚棉被包裹着,旁边是炭火炉子,风吹过时里面的木炭闪过一片火红并不时噼里啪啦地溅出火星。经过喜洲的时候,看到的粑粑都是被包裹在棉被中的,但从旁边的炭炉我猜想它应该是烤出来的,新出炉没有捂过的口感应该更加可口。恢复性骑行后的第二天,我打算多赶些路出来,为后面的行程留出些空余,所以一手拿着喜洲[……]

Read more

中缅公路骑行 – (2) 玉玑岛的清晨

清晨来的比想象中来的晚一点,这里的时区大概比北京时间早了一个小时,原定早上六点半的闹钟,一直闹到七点半才蒙蒙亮。云南真是好地方,因为这里有赖床的极佳理由,在珠海的昼夜温差只有三五度,到了大理白天的温度与珠海差不多但是温差有十来度。被窝里热乎乎,外面凉飕飕,每天都是起床大作战。在计划这次行程的时候,为了保证我能龟速的完成任务,所以每天都计划七点出发,呃…可惜这项计划彻底泡汤了,起不来床是一个重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