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火罐记

爬山久了膝盖有些不舒服,正好sid也要去捏膝盖就一起到夏湾关医生那里去捏。我指了指膝盖的左前下方说应该是之前跑步的时候造成的。他在膝盖的地方按揉了几下,捏起左边下面的韧带,关医生的手劲很大,比之前的学徒医生大很多,没下手两下麻酥酥的疼就从膝盖下边传了上来,他的拇指在韧带上捏出嘎嘣嘎嘣的响声,每响一声疼一下,汗珠从我头上渗出来。但是这种疼痛感是那种虽然难忍但却很爽的疼痛,类似于臭豆腐问起来臭的难忍吃起来香,每次按的时候都觉得如果不疼的话好像没有按好。一会过去疼得我咬着牙张不开嘴,脸也有些扭曲。关医生停下来我以为要去用针灸了,棉球在腿上凉飕飕的摸了两下,忽然一个东西扣上,因为趴着所以第一次拔火罐还挺突然的,只是觉得很大的吸力。

关医生用镊子捏起一片纱布在酒精里轻轻沾了一下,然后用火点燃,深入杯子大小的竹筒中。这个用来拔火罐的竹筒很像自己小时候用的笔筒,只是常年使用变得非常光滑发亮。大概一秒钟后,啪的将竹筒扣在后背上。后背上的肉马上被吸进了竹筒,就好像早上盯着烤面包机烤好时砰地弹出两片面包的感觉。不到几分钟,两个肩胛骨上就被一个一个的竹筒吸满了。对于拔火罐的印象仅限于大学时候看到隔壁班同学拔过之后满后背的红圈圈,这次亲自体验才觉得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后背被吸紧,心里想动一动后背肌肉会不会这些竹筒子就能碰到一起乒乒乓乓响,岂不很有趣?轻轻的动了动,却觉得吸得更紧了,于是就没有再动。 趴在床上,这里的床是专门用作针灸推拿的,床上有一个洞,爬在上面的时候脸可以放在洞里,还可以兼顾说话。

时间过去一会儿火罐拔好了,他们娴熟的把吸在身上火罐拔掉,我坐起来伸手摸了一下后背,有些痛感的后背上鼓起一些圆圆的鼓包,摸上去被竹筒压到边缘是软软的中间有些硬硬的,质感跟面包店里拷出来的蛋糕几乎一摸一样,可能跟小时候那模具玩儿土似的吸得久了被压夯实了。

第一次拔火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