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我时常想起很久之前这样那样的片段,一些极其琐碎的记忆片段。

比如,接近下午口干舌燥在海棠湾的集市上买了一袋橘子,骑出镇子停在路边休息的时候,发现拿错成一袋烂橘子,只好喝点水继续赶路。

比如,出了武汉经过两边都是湖塘的路,路两边密密的都是垂柳,没骑多久右手边出现一条河的堤坝,拖拉机从身边嗖地超过,一群黑色的水牛在河滩上吃草。

比如,早上起来的时候,光线透过黄色的帐篷,积雪的的印子已经有20厘米厚了,爬起来沿着小路踉跄地走到人少的地方,拉开裤子在雪白的地上撒出一片黄黄的圈。

比如,到一桥的时候雨越下越大,雨水完全模糊了视线,在桥中央一声响雷,心理颤了一下,过了二桥的肯德基,浑身流着雨水排队用凑了半天的钱买吃的。

比如,晚上从官塘茶果店回来,经过赛车场后那条没有一点灯光的小路,看到几只萤火虫窜出来,抬起头来和星星混在一块。

比如,四个人的单车被绑到小面包车顶,在塞满人的车上又挤上四个人,车外暴雨下着,转过很多弯后,在一个类似工地的地方停下,抬头看到掩映在雾气中的小雪山。

比如,雾气夹着小水珠弥漫在九宫山上山的路上,一圈一圈在环山绕到筋疲力尽,在一个庙门样的拐弯处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类似这样的久远的记忆片段,在脑袋瓜里闪现,像翻看很久没回的家里的抽屉那样,看到久远而保存完好的物件。

我时常想起很久之前这样那样的片段,却经常想不起这个星期一做了什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