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公路骑行 – (4) 没事,慢慢骑呗

早上雾气还没有退去

它们俩在后面穷追不设,我拼命蹬着车试图甩掉它们,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坡让加速行驶的事情变得无比困难,万幸的是我居然在恐惧心理的驱使下速度还是加起来了,这件事终于让我相信在极端的情况下人还是可以发挥出无限潜能的,不过在那个紧张的状态,根本没有空去想这些无聊的话题,身体所有的血液和能量都集中在两条腿上,除了蹬踏车子之外只有心脏在猛烈的跳动,似乎所有其他的生理机能都是多余的已经被置于暂停状态。小学的时候每逢作文中遇到紧张的情景,就会用到“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这样的形容,和小明、小红这些主人公是标准搭配。没想到多年后在深山中骑着单车费力飞奔的我也做了一次小明,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太阳刚出来

我已经从最初遇到它们的地方骑出很远,而它们两个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好像事先有过分工一样分别在我车的左右。它们时刻保持在车左右就好像小孩子车后轮左右的支撑小轮,只不过这是两个长着黑乎乎毛的会发出狂叫露出凶残的洁白牙齿的恶狗。狂叫使我下意识的想到Pie在海上遇到老虎的情景,我回过头脸上撕扯出狰狞的表情也朝他们大声吼叫,不幸的是丝毫没有什么效果,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的朝我狂叫。而且边叫还边朝前蹿,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想这下彻底完蛋了,我难道要被这两只恶狗咬了不成?我坐着最坏的打算,比如如何处理伤口,比如到永平后去打狂犬病疫苗,还想到了诸如一路翻山血液流通快是不是被狗咬伤口上的病毒会不会迅速传遍全身然后自己会在多年后病发并迅速死掉。我深深的佩服自己居然可以在那么紧张的时候不仅发散出如此细节的故事还能保持一致加速踩车。

路边水流过的痕迹

十多分钟后,我想应该确切的时间是十多分钟,如果当时体验的感觉应该会是至少十倍于真实的时间。我绕过遇到狗的弯道一两个弯道后,狗终停下来悻悻的跑回家了,我不敢轻举妄动,担心狗欲擒故纵继续朝前骑了几百米看到狗们没有继续追过来才停下来。人迅速塌下来,两条腿完全麻木,半天后脑子开始重新转动,感觉身体能动弹后的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路边找几块石头储存在车上,以备不时之需。山上内侧的车道因为大货车下坡洒水降温变得非常泥泞,刚才车轮因为速度太快卷起地上的泥水到处乱溅,身上、眼镜上、衣服裤子上到处都是泥点,这些险境中残留的泥点一直陪我走完了这次骑行的全程,不过也正是这些泥点,到了瑞丽洗衣服的时候险些发生另外一出惨剧。

小熊在转弯处

我擦掉相机上的泥继续爬坡,清早我从顺濞出来的时候可没预料到这些,只是知道今天的路程非常的艰苦要翻两座山,前几天那种沿着平路在湖边骑车或者一路下坡的好日子走到了尽头。早上出发的时候天有一点儿黑,不过过了没多久太阳就出来了,从背后照过来照进河谷,把自己的影子映在路边的墙壁上。从顺濞出来的路是一条到云龙的公路,似乎是最近几年刚刚修好的,路的质量明显比昨天好很多。在山谷中骑行一路上遇到的比较大的村镇比较少,到大坪地的时候看到路边有早餐的摊子,就停下来吃早餐。一同吃饭的老乡对我的行程很有兴趣,热心的问我的骑行打算,大家围坐在火盆边一边烤火一边聊着天:

“今天要翻两座大山哦,骑车的话会是很辛苦的,”

“没事,慢慢骑呗,只要天黑之前能到就好了。”

现在如果让我重新想一下如何回答的话,那我应该会说:

“没事,慢慢骑呗,只要不被狗追就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