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公路骑行 – (3) 逃离古镇

喜洲粑粑

喜洲粑粑还蛮好吃很顶肚子,这些像既发面饼又有像披萨的粑粑放在一米左右直径的大铁盘子里,被厚棉被包裹着,旁边是炭火炉子,风吹过时里面的木炭闪过一片火红并不时噼里啪啦地溅出火星。经过喜洲的时候,看到的粑粑都是被包裹在棉被中的,但从旁边的炭炉我猜想它应该是烤出来的,新出炉没有捂过的口感应该更加可口。恢复性骑行后的第二天,我打算多赶些路出来,为后面的行程留出些空余,所以一手拿着喜洲粑粑一手扶着车登上脚踏板就继续出发了。

苍山下

从上关转过来,柏油路路已经不是紧贴着洱海了,而是在离洱海不远村庄中穿行,每走过一段路就可以看到路边立着的一尊尊写着村名的大石头,上面写着xx邑,后来的几天在翻山的时候又遇到很多xx寨,给人一种边疆感,同样的后缀就好像俄国人xx斯基,日本各种太郎一样,贴上了有自己特色的标签。虽然在大理路一直没有太大起伏,不过还是感觉很费力,我坚定地觉得这里一定是有些小上坡的,推测这个结论的原因除却来自自己的体感,还有我观察到迎面过来的大人小孩都非常轻送,综上所述我断定我起得这是个上坡。在洱海边骑车的人真是不少,昨天刚开始的时候看到迎面过来的骑行者,我还兴冲冲的打打招呼,越来越频繁的迎面相遇,让我懒得打招呼了,一方面是审美疲劳,另一方面抬手打招呼太频繁了让自己觉得好像招财猫。

洱海边拍悬浮照

不多久远处的三塔就若隐若现了,在出来之前我曾经计划了一堆有关云南的书单,除了旅行书《LP》,写远征军的《父亲的战场》,王小波讲云南下乡的《黄金时代》还有金庸的武侠小说,在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没看过武侠小说,这是一个既无奈有悲惨且说起来话长的故事,就不在这里展开了。没有计划到的是出来之前的事情太多所以只看了其中少量的书,所以我并不是很清楚三塔的太多背景,不过这也没什么,我的家乡涿州有双塔,历史也很悠久,我在哪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和背景,就算扯平了。地图上指示在里三塔不远处有个右拐的路口插过去就到了,我看着三塔越来越近迫不及待的拐上一条路朝着三塔的方向走去,开心的发现这条路还是下坡路,可是高兴的太早,我一路走到一个小村里询问了几个人说是有小路可以过去不过不好走,只好又爬坡返回主路。到三塔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云南的天气晴天时中午晒得不行,我被晒得无精打采。

320国道留念

一头毛驴就是一个小银行

没有在三塔停留太久,休息了一会儿就奔去大理古城了,大理古城没有我想想的那么古,这里说的不是建筑而是气息,其实我也没有太多发言权讲什么气息,只是觉得闹。我在古城里有种置身西单的感觉,时代让这些偏远的城镇也变成了闹市。我在一个路口的水果摊上买了我喜欢吃的苹果枣,一边吃苹果枣一边朝前走,刚才吃的喜洲粑粑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了,我的目光拨开稠密的人群翻看着周边的小摊伺机美餐一顿。密密麻麻的人头让我的密集物体恐惧症有的犯了,相比在这拥挤的小城里晃荡,我想还是饿着肚子继续赶路算了。后来在和顺,绿皮跟我眉飞色舞的讲着去大理素菜馆的各种好吃的,我只得为我的肚子略感可惜。我从另外一头的城门骑出大理城的时候,顿时觉得心口一阵畅快。其实不能怪这些镇子太浮躁,而是我对古镇子的期待不太合理罢,从大学时候去的凤凰,到阳朔,再到双廊、大理,无一不是充斥这各式各样的小摊和酒吧,其实那里就是个镇子,聚集了很多外地人和他们想要的东西的镇子罢了。和这些地方比起来,我有的时候甚至会更喜欢唐家,那些住在老房子里普普通通的人和清早喧闹的集市声。

两点钟,离开大理古镇才是两点钟,离开下关才只是三点多钟,这个下午真是宽松的好时光,总觉得时间太早不断改变计划往后赶路。在这个轻松的下午我又一次走错了路,在转向320国道的路口朝相反的方向走了很远后才感觉道情况不对,急忙停下来到路边的小铺询问平坡的方向。“平坡在山那边喏,还好远嘞”,老板娘诧异的望着我说,似乎在猜想难道这个娃要骑过去么? 事实证明路其实没有老板娘说的那么难走,也不像游记中说的搓板路很多,因为一路基本下坡所以虽然偶然有弹石路也不碍事,还有时间容我刹住车停下来拍拍路边的花。就这样磨磨蹭蹭的在高速公路国道互相穿插的山谷间朝前赶路,天色慢慢变暗时,到了顺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