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公路骑行 – (1) 洱海的风

沿着海边的路

我把冲锋衣的拉链又往上拉了拉,扣紧领口的最后一个粘扣,登上自行车。我无法理解为什么风还是像刀子一样穿过我的冲锋衣,刺入我温暖的胸膛,不过这幸好是风而不是刀子,否则我的的胸膛就要破洞了。从大理机场出来是个大下坡,配合上这么大的风,感觉握紧车把轻轻向上提,人就可以起飞了。当然事实是我没有起飞,而是被风吹得瑟瑟发抖、肩膀酸痛。这样的开始就仿佛表白的时候直接被扇了大嘴巴、泼了洗脚水一样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理论上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开始的,而应该是我缓缓的从机场出来爬上一个坡顶,看到云彩一朵一朵从天边出现,镜头从我的脚底,逆着彩云照出我高大的背影。冷风把我从幻想拉扯回来,我停下来拍照,后来整理照片的时候证明,我的脑子确实被这下马威一样的大风吹坏了,从机场出来到洱海边的照片全部过曝了。

上路

路边的小熊

半小时之前,我从飞机上走下来,心里激动异常。这是我第二次来云南,三年前从飞机走下来是香格里拉,下着冻雨的香格里拉,因为雨大连自行车都没来得及装直接坐车一起拉到青年旅社,糟糕的天气把那次骑行几乎变成了搭车旅行,这次下飞机看到的虽然不是晴空万里但总也有五千里,大大坚定了我完成骑行任务的信心。我奔到更衣室换好冲锋衣裤后回到行李传送带上拿下自行车拉开装车包,露出我百经磕碰的战车。一切真是顺利啊,装好车我就可以出发上路了。没等我把装车包里的东西倒腾出来,机场的保安大叔已经悄悄站在身后,大声说:“这里要关门啦!快点收拾好出去!” 大理机场不大,每天航班不多,关门也关的勤快,我把一堆东西堆到行李推车上灰溜溜的在大叔的目光下走出到达大厅。在门口找了一块地方把我的家伙都鼓捣出来开始装车。大概半小时就把车装好了,远远好于在家里拆车的成绩,最近几年骑车很少,业务变得相当生疏,拆车拆了一个多小时搞的满头大汗还头痛。漂亮的天气,日趋完美的装车技术,这是多么好的开局啊,可是,却迎来了这么大的风… 这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洱海边自拍

海边的湿地

我迎着风一路下坡,路边立了很多党政单位的宣传牌,抬眼看到一个国民党的宣传牌,以为自己脑袋糊涂了,回家查了才知道此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非彼党,而是“民革”,没想到在大理这地方民主党派的宣传都这么多。坡下完到了洱海边就变得不那么大了,我的心也重新放回肚子。洱海东侧的路是紧贴海边的,路和海的距离堪比全球超窄边的魅族MX2。虽然从有着超长沿海岸线绿道的国际大都市珠海来,也算是见过世面,依然觉得这里风景非常不错。我站在洱海边,看着眼前的湿地,有了吟诗的欲望:我,从风中来,到海边去…可惜我吟的一手好干,一点儿也不湿。洱海边的拍照经检验是实在不怎么样,但是在其他领域还是有重大收获的,拍照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一只脏兮兮的小熊,拍完想走,但又觉得那小熊虽然被遗弃,还是残留了几分姿色可以带上做个模特啥的,于是就捆在自行车上绑架了做此行的特邀模特。

湖边的湿地和向日葵

洱海的保护看上去很不错,海边靠近路和村庄的地方有很多长着草或树的湿地,我猜想这应该就是类似沼泽的那种地面,在上面跳腾一会儿就可以慢慢陷下去吧。路从海和村镇之间穿过,路中间时不时会闪出一颗大树,路就被劈成两条从树的两边过去,在树的背后又和成一条,虽然这应该是为了旅游拓宽道路的结果,但这种有树穿插的路,就像脸上长了痘的邻家素颜姑娘一样,看上去就是比雪白的打了粉底化好妆的封面女郎更有亲和力。路的左边是平静的洱海,我站在边上看这看着以为是家里的大镜子,直到鸭子从镜子上游过来。过了村庄,路右边有时会有高耸的山,偶尔还很陡峭。在山陡峭的地方,也会有时断时续的坑坑洼洼的泥石土路,山塌方后掉下来的落石掉下来把原来的路砸坏了留下的。天气很好,所以在这种地方不用担心山会塌方,倒是因为路颠簸不平加上我拙劣的打包技术,车后面困的装车包和两个背包经常掉到一侧,卷到车轮里。后来在这种形势的逼迫下,我只好不断改良打包技术,最终在到达瑞丽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打包师傅,这是后话了。

镜子一样的洱海

洱海的日落

坐在躺椅上看日落

离岸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些小岛,我只好在岸的这边简单的看看,因为握紧车把轻轻向上提人就可以起飞的,那是Uncle wang的自行车。令人欣慰的是路上和我一样骑车的人有不少,有从对面过来的也有和我一个方向的,在洱海边骑自行车是件很享受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更是这样,环洱海是这次行程中最轻松的一段,这个热身过后就是后面一座座的山要翻了,必须好好享受。除了享受海边的风景,也享受不断骑车超越别人的变态快感。路上遇到一群骑车的姑娘问我从哪儿来的,我说是珠海,她们一个个张开大嘴:“真佩服,从那么远骑过来啊!”,我连忙解释是从珠海飞过来的刚开始骑行,眼看一群长得大大嘴又故作镇定的闭上了。为了避免到天黑还到不了目的地,我闪过她们继续赶往双廊,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感到双廊。

双廊,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大工地,路两边的客栈越来越密集,直到全是客栈的木质或金属制广告牌的时候,双廊镇就到了。我没有注意直接穿大建旁村走到了玉玑岛,不过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客栈、在装修的客栈、在建设的客栈。建设让村庄变得更加舒适了,我找了个可以看到洱海的客栈,这里的开化程度应该就像大山里的大城市,名牌的洗发水和浴液,方便的wifi,和在天台上特意修建的看台、圆顶亭子和帆布座椅。我躺在座椅上,看被太阳染黄了的天和云,觉得这才应该骑行故事的开始。

One Response

  1. yxsongbo说道:

    好久没看到主人更新博客了。我也喜欢骑行,要是知道你来云南,也想和你一起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