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七日 – 8.大结局

日出前的玛尼堆

日出前的玛尼堆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这大款的嘴里才好意思讲出的豪言壮语是在山上听到的,在西塬营地露营时一个膝盖受伤还要连夜翻过九层石海的山友对一位向导说:“我的膝盖受伤了,不知道能不能翻过去,如果我实在翻不过去就在山上用手电打信号,你能上去接我下来吗,给多少钱都可以”,但是没有人敢为了钱去承诺能做这件事,这个人只好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赶路了,然后就听到了这句话。

日光下的石头

日光下的石头

到了大文公庙,就真正到了用钱能解决问题的地方。这里有35块钱一份的炒菜,有50块钱一晚的床铺,还有写满墙壁的到此一游和海誓山盟。虽然菜是装在边缘和底部接近平面的盘子里的酸辣土豆丝,床上是残留着空气中的潮湿和前人留下的汗渍的棉被,但毕竟不需要考虑体力不支挂在山上的情况了。我毫不犹豫的把脚上的登山鞋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扣上的理由是鞋带老开,从这举动中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负心汉,不过这鞋也确实在社会主义大石海艰难的跋涉和摸索时候刮漏了,还在我纵情陶醉于火堆旁烤火的资产阶级小情调时烧焦了鞋帮子,总之在抛弃了它之后,我豁然开朗了。

大清早起来,屋里的十几个人不少还在睡觉,我蹑手蹑脚踩上鞋就直接跑到外面等日出去了,昨天日落的时候天气太好,所以估计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果然,虽然出门时天色还黑乎乎只有太阳的方向有点儿昏黄的光亮,但可以看出是个晴天。大文公庙夹在两座山之间,朝着正东方向,前面有一面石头堆砌的墙可能是挡风用的,但我们用来站上去看日出。正东方向视线没有任何遮挡,一眼就可以洞穿太阳升起的地方,正脸对正脸的近距离看着太阳升起那种眼红心跳的感觉,在这里可以完美体会,绝不会像之前去过的几个海岛到处绕着山转仍然找不到一片面朝太阳的角度,总是多少有几座小山半遮住太阳,给人背影杀手的错觉。日出太美了,一点儿一点儿给你看到的神秘美感远远好于一下全看到,早上的光线温和的像刚刚泡上还没有完全泡开的茶水,随着时间变化颜色越来越深。


太阳即将升起

打在墙上的手影

打在墙上的手影

透过窗户的和煦阳光

透过窗户的和煦阳光

等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夜宿在这里的人们就基本上都起来了,早餐这里居然有压的软软的八宝粥和限量版的蛋炒饭,不过可惜的是等我赶到的时候,蛋炒饭已经签售完毕,就着八宝粥吃馍看着空荡荡的锅一种凄凉从心中涌起,不过转念又想在山上的时候馍是多好的东西啊,心理觉得平衡嘴里就香起来了。太阳再往上升了一些,我们就出发了。

下山的时候一路上迎面过来不少衣着时尚目光清澈的少年,让我这头发快秃已经被喊过大叔的过气青年十分羡慕,他们三五成群,他们有说有笑,他们意气风发一起走进新时代。

一个说:“今天我们有人放了好多屁”

另一回答道:“怪不得今天才这么多云!”

我顺势抬起头看到远处,果然大朵大朵软乎乎的云的卡在山上,我吸了吸鼻子继续向前赶路。这群少年呼啸而过之后一个带红领巾的胖憨憨大叔从我们后面赶上来,和我们寒暄。迎面不断有学生模样的情侣过来,综合昨天路上的情况,基本上女生都是走得东倒西歪磕磕绊绊,有表情像将要就义的江姐或者刘胡兰刨去大义凛然后满脸严肃而痛苦的,有坐在石头上发誓不走了赖在那儿的,也有眼里含着眼泪务必委屈的,太白看似是浪漫的海誓山盟之地,也许并不是个好主意,搞不定大小姐们的话。


山水画一样的清晨


太白主峰

太白上遇到的庙,总是让我觉得出乎意料,昨天中午在一堆废木头和大石头边上吃饭的时候,向导说这是雷公庙;下午爬到拔仙台顶在木炭废墟里,独行说这是五月份才烧毁的的庙,这些虽然破败却还凑合可以和我心中的古老有所契合,而晚上露营的大文公庙和马上要露面的小文公庙就不是了,转过几道白云笼罩的巍峨峻岭,几座蓝色波荡顶,白色铁皮的简易房在视线中出现时,好像风流的西门公子钻进妙龄少女潘金莲闺房看到的不是红布兜兜而是豹纹时那样惊诧的表情。

小文公庙休息的地方有个太白主峰的豪迈石碑,立石碑的地方无论多没有风景都是照相的不二之选,如果遇到有喜感的翻译应该翻译为“Please take photo here”,我们准备照相的时候刚好那位红领巾大叔从后面赶来了,他热情的帮我们拍照。依照小学作文经典情节,下面我们应该感激的问: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红领巾!”

我险些笑出声,赶紧让这段情节消失在我的想象之中。

再往前走进入景区,穿过金黄的太白冷杉就是这次旅行的终点,然后我们就回家了。想来想去都觉得结尾好难写,就用“然后我们就回家了”这种小学生作文结尾方式活生生的结尾吧,以后再不敢乱讲别人小说的结尾突兀了。

景区

从太白景区下山


阳光下的太白冷杉

– 2011.10.7 大文公庙-小文公庙-汤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