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3

中缅公路骑行 – (4) 没事,慢慢骑呗

早上雾气还没有退去

它们俩在后面穷追不设,我拼命蹬着车试图甩掉它们,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坡让加速行驶的事情变得无比困难,万幸的是我居然在恐惧心理的驱使下速度还是加起来了,这件事终于让我相信在极端的情况下人还是可以发挥出无限潜能的,不过在那个紧张的状态,根本没有空去想这些无聊的话题,身体所有的血液和能量都集中在两条腿上,除了蹬踏车子之外只有心脏在猛烈的跳动,似乎所有其他的生理机能都是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