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3

中缅公路骑行 – (1) 洱海的风

沿着海边的路

我把冲锋衣的拉链又往上拉了拉,扣紧领口的最后一个粘扣,登上自行车。我无法理解为什么风还是像刀子一样穿过我的冲锋衣,刺入我温暖的胸膛,不过这幸好是风而不是刀子,否则我的的胸膛就要破洞了。从大理机场出来是个大下坡,配合上这么大的风,感觉握紧车把轻轻向上提,人就可以起飞了。当然事实是我没有起飞,而是被风吹得瑟瑟发抖、肩膀酸痛。这样的开始就仿佛表白的时候直接被扇了大嘴巴、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