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2

片段

我时常想起很久之前这样那样的片段,一些极其琐碎的记忆片段。

比如,接近下午口干舌燥在海棠湾的集市上买了一袋橘子,骑出镇子停在路边休息的时候,发现拿错成一袋烂橘子,只好喝点水继续赶路。

比如,出了武汉经过两边都是湖塘的路,路两边密密的都是垂柳,没骑多久右手边出现一条河的堤坝,拖拉机从身边嗖地超过,一群黑色的水牛在河滩上吃草。

比如,早上起来的时候,光线透过黄色的帐篷,积雪的的印子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