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6

21

今天21岁了

狗年坏运

昨天还在听大姨妈说身体好,感冒都不过夜。谁知到今天就骨折了。好郁闷的冬天,过了年就没发生什么好事呢
大姨妈太累了,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跑来跑去的帮我姐干活。整天忙到一两点还睡不了觉,除去送货经常跑一天,连个年轻人都觉得累得要命的活儿,大姨妈还是天天在干。姥姥的几个孩子没有一个不是受苦的命。感觉大姨妈就一直没有设清闲的时候。老是有好多烂事儿,越搅越搅不清。
从小大姨妈就对我好,我管那个姨都只叫姨,唯[……]

Read more

致歉

今晚和牛发短信,结果一时无聊,开玩笑毁了他的心情
现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怎么样够意思了吧,呵呵.回家好好罚酒,说到这还得为嫂子感到幸福,现在像牛这样烟酒不进有钟情专一的好老公可不多了。连我这样的模范都喝酒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