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是夜行侠

昨天下午三点,和LLJ一起骑车去磨山探路,我们在路边找到一个极为简单的豁口跳进去—那叫相当没有挑战性。进去后就开始从小路往山上穿。很快到了朱碑亭,见到了朱老总,和他题了字的碑,大概内容就是要把这建设成劳动人民的文化区,本以为实体的诗句,看了才知道,好像是个公文,呵呵。事情的起源也在朱碑亭发生,在这里我帮一个女的照了张相,后来她说一人来武汉旅游,要跟我和LLJ搭伴一起走,我们就同意了。结果只好走正路,没有在怎么爬小路。本来想取出天台看看风景的,谁知还要五块钱门票,结果就在前面转了转就下来了。我们三个人在磨山里边转边聊,点评了她这两天极为失败的路线:江汉路–黄鹤楼–东湖(正赶上下大雨),于是建议他又江滩逛二桥再去户部巷过早,以挽回这两天的失误。谁料她非要邀请我们两个带她去江滩,推了半天,还是没推掉—–那就作回好人吧。我和LLJ汽车到二桥附近等她。其实也不错,骑车绕东湖走半圈儿到二桥。路上扛着夕阳在东湖上洒下了一条金色的光带,方向随着我们的车子一点点而改变,天上依稀几朵鱼鳞云也被夕阳向上了金边...我们在二桥上骑自行车,看着脚下的长江,风迎着面吹来,太阳几近落下,看长江有种十分浑厚的感觉。后来就带那个女的广江滩的夜景,五一的江滩,假期和很多花坛,在灯光的照耀下,还算漂亮。这是第一次晚上看江滩,本以为半小时能搞定,结果走了一个半小时。快到出口时,大家肚子都饿得不行了,就去街边吃饭了,介绍一下晚餐—-空心菜、糖醋排骨、水煮鱼、臭豆腐肥肠煲(了解我的人肯定才到这个肥肠是我点的,呵呵)总计60元,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个极端物质的人,那个人说邀请我们吃晚饭时我才动摇和她逛江滩...惭愧...十点四十结束旅行,那个女的大地会朋友家,我和LLJ启程回学校,目标:一站华工,呵呵。晚上而桥亮起了灯,照亮后的侨友和刚刚傍晚时的不一样,更加华贵,骑到一半时,灯灭了,在我预想之中,够晚了,呵呵。在桥上看到江里有两艘亮满了彩灯的船只,在乌黑夜晚的江面上显得十分漂亮。 下了桥,我们把水全部喝光又在桥下照了个僻静之处撒了泡尿^-^,轻装上阵嘛。一切解决完毕,两个人撒了花似的在夜晚人迹稀少的大街是狂飙,爽极了。到了东湖大门,开始环我们剩下的一半湖,还好路上还有灯。不过过了中南医院,武大那边的路就没有灯了,漆黑一片。回头看看中南医院那边灯火通明倒映在湖中闪动,向前看就是无边的漆黑。沿湖的路上时不时地迎面或从背后开来一队队的车,我们分析是因为红绿灯车才成一队队的。每次迎面的车过后都是一片漆黑,生怕撞倒树上或是扎进湖里,十分惊险刺激.还是要感叹黑夜骑车的感觉十分独特,其实这段路已经走得很熟了,不过在晚上骑确实还是有一种陌生感–恩,还是叫新鲜感好些。视野只有眼前的一点点,有时甚至连LLJ都不太看得清,总有一种在玩儿什么电脑游戏似的,乐趣就在于你完全不知道前面到底是什么。
一会儿就快骑到桌刀泉路口那棵老树了,令我有点儿奇怪的是居然没有印象什么时候从武大那块被路劈开的石山(又忘记叫什么山了)经过的。我们两个开始合计走那条路,后来决定走环湖那条,反正没灯就没灯,俩男的怕什么。是男人就玩儿刺激的,呵呵(顺便提一句组织行为学里面有理论讲群体决策会比个体决策冒更大的风险性)
于是接着走黑路,这条路,比刚才那段还要黑些,而且经过的车少,所以就更具挑战性。在密林中环着山走–忽然觉得有点石钟山记的感觉。忽然看见前面墙头上音乐有黑影在动,走进了估计是猫。
又到了湖中心的小路,两个人大声聊着天壮着胆儿赶路,突然间路边有个灯亮了起来,下了我一大跳,骑过去回头一看,才模模糊糊的看到市公路维护的人,也奇怪怎么就一个人而且还这么晚了?不管他了,我们还要在12:00之前赶回学校呢。不过也近了,都到了樱花园了。
最后写快点儿了。顺着路下坡,飚向华工,转眼到了团山,眼前就是森林公园了。转过弯,华工已经进入眼中。最后还是应该港写那个女的,让我感受了一下江城的夜景,也体验了一把夜游的洒脱。
刚好12:00到达宿舍,旅途结束。
给几个关键词吧:惊险、刺激、神秘、漂亮、潇洒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