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几米唱歌

人不是鱼,怎会了解鱼的忧愁。
鱼不是鸟,怎会了解鸟的快乐。
鸟不是人,怎会了解人的荒唐。
人不是鸟,怎会了解鸟的自由。
鸟不是鱼,怎会了解鱼的深沉。
鱼不是人,怎会了解人的幼稚。
你不是我,怎会了解我。 总在快乐的时候,感到微微的惶恐。
在开怀大笑时,流下感动的泪水。
我无法相信单纯的幸福。
对人生的欺负悲喜,既坦然又不安。 谁会在黄昏的窗外
为我念一首小诗
欢乐人潮散去
谁来温暖这寂寞的空间 花
我将自己种进花盆
假装是一朵花
城市巷弄阴暗
阳光终日短缺
雨水不足空气浑浊
只有在午夜三时
才能瞥见月亮默默滑过天空
我是一朵不开花的花
尚未学会绽放,就已习于凋零。 我一定不是这城市里唯一的怪人
一定有一个人跟我一样
空虚是对这夜空唱歌到天明
也许我永远遇不到他
但我熟悉他的心情 一样的眼睛有不一样的看法。
一样的耳朵有不一样的听法。
一样的嘴巴有不一样的说法。
一样的心有不一样的想法。
是不是因为这样,
一样的人生才有不一样的哀愁。 饱满华美的气球,可能有三种不同的命运
飘到天空,然后不知去向;
突然爆破,无可挽回;
安静的存在,
然后慢慢慢慢慢慢的萎缩; 有人善良有人邪恶
有人美丽有人丑恶
有人幸运有人倒霉
有人乐观有人悲观
有人富裕有人贫穷
但为什么不论怎样的人生,都只能活一次
(为什么你总要羡慕你没有的,而忽略自己拥有的呢?) 我微笑。并不等于我快乐。
我撑伞,并非只是为了避雨。
你永远都不懂我在想什么。
我想拥抱每个人,但我得先温暖我自己,请容忍我。
因为我已在练习容忍你。 疲惫人生
大家都说做人好累,我也这么觉得。
要戴上假发、戴上面具、戴上眼镜、戴上笑容。
穿上内衣、穿上外衣、再穿上外套,
穿上内裤、穿上外裤、再系上皮带,
天天都得如此,直到上天堂。

Leave a Reply